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丰玮:心谣(中篇小说)

2018-10-23 08:54 来源:作家网 作者:丰玮
0
A- A+

心谣

(中篇小说)
 
作者:丰玮
 

 
抗日时期,在鲁西北平原上,有一个小村叫杨柳村,因为种植杨柳树颇多而命名。这个小村子离夏津县城最近且风景最美丽,尤其是村东的那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河里鱼儿,鸭儿,追逐嬉戏,岸边杨柳茵茵!小河上还有一座小石桥,无论近看远看都犹如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村长拉响了村东头的歪脖大槐树上的大钟,??地响彻天空。村民从四面八方立刻聚到了大槐树下。村长急切地告诉村民:鬼子进村了,赶快把该藏的东西藏起来!”
小红喜走到大槐树前笑嘻嘻地问村长:“鬼子长得像老虎吗!很可怕吗!我们小孩子还用藏吗?”
村长说:“小孩子别问这么多,好好地玩,别惹事就是了。”
 

 
十几个鬼子骑着马悠闲悠闲地进了村,为首的日军叫松下,他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很斯文。他们来到小河边,都下了马,将马拴在树上。松下取下照相机环视了一下周围的景象,霹雳啪啦地照了一些相。当拍到歪脖大槐树的时候,松下问翻译:“这棵树太美了,多少年了?”
翻译说:“据说五百多年了!”
松下赞美地说:“吆西吆西!”一边说一边噼里啪啦地从不同的角度拍这棵大槐树。
正在河岸拧柳哨捉迷藏的孙红喜领着一群小孩子看着这一幕,好奇地走过来,静静地观察了一会儿,看不明白,又各自吹起了嘴里的柳哨互相取乐。
松下问翻译:“小孩的什么干活?”
翻译说:“没什么,玩耍的。”
松下不解地问:“吆西,嘴里的什么响?”
翻译说:“柳哨。”
说着,从柳树上折下一条柳枝,快速一拧,弄成一哨,放嘴里一吹,喜得松下哈哈大笑,不停地说着吆西吆西……
松下对此很高兴,一边说着,一边从衣兜里掏糖,每人一块,一边分着,一边说:“你们的大大的好,我的给糖!”
 一个孩子得到一块糖。给小红喜的时候,他好奇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见红喜的穿戴与身边的孩子不同,脖子后边还有一个小辫子,上身还穿着一件小红花的印染褂子。松下好奇地问翻译:“她的,小花姑娘的?”
翻译摇头。
松下笑着对小红喜说:“你的吹得大大的好,给你两块。”
红喜接过两块糖,说了声谢谢。然后红喜告诉大家:“这糖纸别扔掉,我教你们叠纸哨,可好听呢!”
翻译官把这些看在眼里,见松下对这个像女孩的男孩特别好感,就多说了几句。说到红喜脖后的辫子的时候,松下说:“中国的文化很奇妙!”
进了村,翻译官一路讲解,从该村的学校是附近村庄最好的学校到此村的慈云寺是本县城最古老的寺院,讲得绘声绘色,松下连连树起大拇指!当路过村子最宽广的场院中间的大柱子的时候,松下指着问:“干什么用的?”
翻译:“过新年拴花天灯用的!”
松下用日语说着:“大大的喜庆用的,吆西。”
孩子们跟在后面听不懂大人们说的话,只管吮吸嘴里的糖。孩子们一边吃糖小红喜一边教给他们叠糖纸哨。一会儿,几个孩子又吹起了糖纸哨!
松下问:“这是什么声音?”
翻译说:“这,我看看去!”
翻译走进红喜问:“这是吹的什么?”
红喜回答:“用糖纸叠的纸哨。”
翻译走进松下回答:“吹得纸哨,刚才你给的糖,取下的糖纸叠成的哨!”
松下高兴地笑着说:“大大的好!”接着掏出一块糖,剥开,放进自己嘴里。翻译见状忙问:“太君,你的低血糖又犯了?”
松下摇了摇头:“没有,我要取糖纸叠糖纸哨!太好听了!”
松下友好地招呼小红喜过来给他叠个糖纸哨。红喜过来叠好后,松下放在嘴边吹了一声,爱不释手地放进衣兜里。然后取下照相机,给吹糖纸哨的小红喜照了一张相。
 

                   
红喜吹着糖纸哨回到了家,进门掏出一块糖高兴地说:“娘,我给你留一块糖呢!”
红喜娘惊奇地问:“哪来的?”
红喜说:“鬼子给的!”
红喜娘一把夺过糖,狠狠地扔出门外,气愤地说:“怎么能要鬼子的东西!”
红喜撅了撅嘴转身跑出去要把糖捡起来,并不服气地说:“不是要的,是鬼子给的。他不是坏鬼子!”
红喜娘严厉地说:“鬼子还分好坏,那糖不能捡。”说着跑过去,把那块糖踩在脚下,碾进泥土里!
小红喜看着母亲的举动,很不理解,不高兴地向屋里走去!
 

 
这时一阵敲门声:“?!?!?!……”
一个二鬼子一边用力拍门,一边高声大喊:“开门,开门呀,大顺!”。
红喜娘听到这惊人的敲门声,一溜小跑地去开门。开门一看,原来是刘二柱带着两个日本鬼子进了院。红喜进屋刚想给爹说糖的事,听到这声音,也给忘了。小红喜想跑出去,大顺拽了他一把,使了一个勿动的眼色,他和爹一起扒着窗户往外瞧起来!
红喜娘看了看刘二柱的穿戴惊奇地问:“你什么时候当上的二鬼子啊?”
刘二柱说:“前几天,老娘的病实在没法了,眼看就要归西,我就托了在县城里当皇协队长的我那个小舅子,他在皇军那里给弄来点药,吃了就轻了!说是以后还得吃才能治好,这不,没法的事嘛!”
红喜娘愤怒地说:“我说你啊刘二柱,当初军阀混战的时候,喜他爹为掩护你失去了半条腿啊!”
刘二柱无可奈何地说:“我忘不了,喜他娘,我心里有数。我给你说啊喜他娘,这次鬼子可使了狠招,说是要杀光抢光烧光,给八路军一点东西也不留。”
红喜娘央求着说:“你看家里是一点东西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碗米,是活命的!”
刘二柱故意冲着那两个日军说:“皇军交代了,没粮食的用人充数,皇军那边修炮楼正缺人手!”
两个日本鬼子不耐烦了,其中一个恶狠狠地看了刘二柱一眼说:“他的什么情况?”
刘二柱冲着皇军摆了摆手,表示没有粮食!
鬼子一把抓住红喜娘不耐烦地说:“你的撒谎,没粮食的你们吃什么?”
在屋里的红喜和大顺把这些看在眼里,孙大顺愤怒地瘸着腿走出来对鬼子说:“我们吃的是草根树皮,你们也吃吗?”
刘二柱见鬼子不懂这话,他弯腰就地拔了一把草,把草凑到嘴边张开大嘴比划了一下。
鬼子有点明白地说:“吆西,你们的吃草,和牲口一样,没粮食交的就给皇军修炮楼去!”
孙大顺无奈地说:“就我这半条腿,你们还不放过?”
鬼子蛮横地说:“讲理的多余,效忠天皇的知道?”
刘二柱给大顺示意,不要多说话!
呆在屋里的孙红喜一听逼爹修炮楼去,拿着一把菜刀跑出来说:“我爹腿瘸,没大力气,放开我爹!”
一个鬼子看着红喜手里的菜刀以及他愤怒的眼神,顿时恼羞成怒,一枪托子捣在红喜身上说:“你的,小小的年纪,坏了坏了的!”
然后又用枪托子捣了一下红喜娘恶狠狠地说:“你的,走,给修炮楼的民工做饭去!”
红喜挥起菜刀指着鬼子说:“放开我娘,放开我娘。”
另一个鬼子上去又是一枪托子捣在红喜的身上,红喜惨叫了一声倒在地上。
红喜娘大声地喊道:“孩子,起来,别拍,给鬼子拼了。”红喜忍着疼痛爬起来,冲上前去一菜刀砍向日本鬼子。另一个鬼子见状,端着刺刀向红喜刺去。红喜娘抄起一把铁锨朝端刺刀的鬼子的脑袋拍去。
刘二柱见状,掏出手枪,“砰!砰!”两枪结束了两个鬼子的狗命。
刘二柱担心地说:“我们闯大祸了!”
孙大顺征求着刘二柱的意见说:“怎么办?”
刘二柱说:“赶快把他俩拖进屋里。”大家手忙脚乱地将两个日本鬼子拖进屋里。
刘二柱急忙说:“把房子点着,赶快走!”
红喜娘说:“你怎么办?”
“我不能消失,必须回到鬼子那里去。日本人找不到我和这两个鬼子,他们是要屠村的。你捅我一刀,我带着血伤去鬼子的据点还好说! ” 刘二柱急切地说。
红喜娘一狠心,捅到了刘二柱的膀子上,顿时鲜血直流。刘二柱捂着伤口飞速地跑向鬼子的据点。
红喜迷惑地问:“爹,我们没家了,去哪儿啊?”
红喜娘说:“红喜他爹,你赶快找八路去。红喜,咱娘俩投靠杨财主家去吧,杨财主是个有民族大义的人。”
 

 
在这个抗日时期,王四金牙在夏津任伪县长。他开了两家大烟馆,还开了两家妓院。
一天,王四金牙躺在大烟馆的床上,有两个美女陪着正吸大烟。他一见山本进来,急忙推开美女下了床。日军的头目山本坐在椅子上,身旁站着翻译官。
山本说:“学校里的教科书从明天起一律改用皇军编制的课本。前些天,我派松下小队长带着几个人到你们杨柳村最好的学校看了看,我听了他的汇报觉得不错,就先从这学校开始推行吧!再者就是把这个村子的墙上都要写上大东亚共荣的文字。”
王四金牙不解地问:“推行这文化有什么用,放着八路不剿?”
山本蔑视地说:“你的大大的愚昧,只知道吃喝玩乐。没有文化,没有格局。”
王四金牙咧着嘴说:“人吗,活一辈子不就是图个吃喝玩乐嘛!”
山本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说:“你的大大的不对,同样是中国人,你看那些八路军,共产党,虽然他们是我的对手,但我佩服!你看他们都活得忘我,个个都不怕死!”
王四金牙说:“这帮子土匪,没吃没喝的,你说饿着肚子图个什么?”
山本意味深长地说:“饿着肚子,劲头还十足,这就说明在他们的精神里有比追求享受更重要有的东西。八路军没有丢失一寸文化阵地!皇军的害怕,如果这种精神信仰代代承传下去,东亚病夫就要变成东方雄狮了!我们的紧迫,要赶快换成我们的教材,占领中国文化阵地,这些还不够,还要对站在文化高地的土匪斩尽杀绝!
“不信你听听这首人人皆知的心谣,谁听了都会胆战心惊。你的不懂文化,翻译官,给我用日语读!”
翻译官动情地读了起来:
“心 谣
 
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中国共产党
她用斧头和镰刀铸起了中华民族的希望
引领着劳苦大众奔向前方
每一位炎黄子孙无论男女老少贫富弱壮
都把自己当成祖国的长子
把最重的苦难压在自己肩上
忘不了红军战士
爬雪山过草地
弹尽粮绝也不言绝望
强迫自己去消化
草根树皮马尿那非人的食粮
嶙峋的身体里
只剩下骨头和灵魂
依然满满的能量
那就是对共产党的信仰
那就是依然爱着
我的祖国
我的故乡”
王四金牙当然听不大懂,他咧着嘴说:“学校如果不教皇军编的教材怎么办?”
山本考虑了一下说:“现在,谁在学校上课?”
王四金牙说:“就只剩下一个女老师了,姓刘。”
山本说:“住几天,我派松下和他的翻译去发新教材,顺便去看一下你们的文化教育!”
王四金牙点了点头:“好好好。”
 

 
山本回到据点。刘二柱流着鲜血,大喊大叫着进了皇军的据点,哆哆嗦嗦地说了两个皇军被烧死的事。山本大怒:“你的什么情况?”
刘二柱摸了摸自己的伤口,说:“不知道,都是几个蒙面的人干的,为了杀人匿迹都把人家大顺家的房子给烧了!”
山本暴跳如雷:“八路的,坏了坏了的!”
 

 
红喜娘领着儿子红喜敲响了杨财主的门,进门就给杨财主跪在地上,说明了前来投靠的原因!杨财主听了很是同情,并答应了收留他们娘俩。
财主婆很是埋怨,对杨财主说:“这兵荒马乱的,我们自身都不保,再收留他们,这不是雪上加霜嘛!你看看整天交税交粮的,我们家的这点粮食自己都不够吃,又再添两口人吃饭!”
杨财主瞪了老婆一眼说:“你糊涂啊,没国哪有家,你不抗日,我不抗日,等我们成了亡国奴,连条狗都不如!”
财主婆说:“掌柜的,你知道这几天外面查得多紧啊,收留了他们,弄不好,我们把命都得搭上!”
杨财主很不耐烦,愤怒地说:“闭嘴,该干嘛干嘛去!”
财主婆委屈地说:“我干嘛去,这兵荒马乱的。”
杨财主说:“不是咱家的老王长工前几天被抓去修炮楼了嘛,我估计一会半会儿也回不来。你安排一下红喜娘,我看就让她接替王长工那些劈柴担水的事吧,再忙不过来你就帮着点!”
财主婆噘着嘴说:“叫我干粗活?”
杨财主大声说:“都什么时候了,还粗活细活的!这几天你不见日本鬼子挎着枪到处转悠嘛!”
财主婆不解地问:“他们在干什么?”
杨财主不假思索地说:“在找事!咱儿子家宝看着鬼子就害怕,这几天不愿上学,以后就叫红喜陪他一块去吧!”说完招呼在一旁玩的家宝:“家宝过来,好好给红喜玩!”
红喜娘冲着杨财主说:“红喜不懂事,多担待!”
杨财主安慰着:“在一个村,没在一起玩过,他俩还不熟!慢慢就好了。”
家宝走到红喜面前,围着红喜转了一圈,好奇地问:“你脖子后边为什么扎个小辫子?”
红喜天真地说:“我娘说我从小体弱多病,留小辫子是健康长命的。”
家宝又问:“那你为什么穿花衣服?”
红喜挠了挠头。
红喜娘见红喜答不出来,就替红喜回答:“男孩女装好养活,阎王爷抓不去!”
红喜打量着家宝问:“你脖子里为什么戴项圈呢?”
财主婆抢着回答:“是管富贵平安的。”
 

 
“?!?!?!……”村子里又传来了老槐树上的钟声。人们从四面八方聚过来。杨财主一家子以及红喜和红喜娘都来了。
老村长语重心长地说:“这次敌人放狠招了,敌人要对我们实行抢光、杀光、烧光的三光政策。我们村的男女老少都要全体备战,上级指示成立妇救会,孩子们成立儿童团!”
红喜、家宝等村里几个在一起玩的孩子都加入了儿童团,红喜娘加入了妇救会。
杨财主发话:“这几天两个孩子先在儿童团里锻炼锻炼吧,尤其是家宝,胆子太小了!” 
 

 
第二天,几个孩子拿着红缨枪来到村东河边的小石桥上,煞有介事地站岗放哨,守护着村庄。
几个孩子扮演坏蛋,几个孩子扮演抓坏蛋的人,在小河边的树林里快乐地玩
耍着。
 

 
过了几天,红喜陪着家宝读书去了,两个孩子手拉着手高高兴兴地走出家门。村里的墙面上写满了“中日亲善”“大东亚共荣”等文字。两个孩子几乎同时对这些字一口气读下来。家宝吃惊地问小红喜:“你怎么会认识这些字的?”
红喜得意地说:“我娘在妇救会识字班里学的,没事的时候就教给我。我还会背抗日歌谣呢,俺娘昨天刚教的。
“小孩子拿起红缨枪,学着大人打豺狼
敌人来了莫惊慌,保家卫国好儿郎
埋地雷挖陷阱,树林田野是战场
布下天罗和地网,打得鬼子哭爹娘”
家宝不服气地说:“刘老师在学校里也教过俺,比你娘教的好听。”
红喜自信地说:“我不信!”
家宝自以为是地说:“你不信,我给你背背,
 
梨花开得正好看,  鬼子闯进咱的院
  侵占家园修据点,  百姓到处不寝安
  槐花开的白了头,  鬼子绑咱做马牛
  修碉堡,挖河沟,   挨打挨骂无尽休
  石榴花开火辣辣, 鬼子汉奸兽性发
  抢粮食,烧家园, 抢杀掠夺全都干
男参战,女支前,  坚决保卫咱家园”
    红喜挑剔地说:“你老师教的太长,不好背,俺娘教的好背。”
“俺刘老师的好听!”
“俺娘教的好背!”
“俺刘老师的好听!”
 就在两个孩子争执不下的时候,突然在河边树林里窜出几个孩子,拿着红缨枪,为首的铁蛋大声地对红喜说:“红喜,大人们说这歌谣都是刘老师编的。”
红喜骄傲地说:“铁蛋,咱儿童团也要唱歌谣,由你来教吧!”
铁蛋不服地说:“干什么让我来教?你还是儿童团团长呢,你怎么不教?”
红喜说:“我家被烧了,没家了,我投靠了家宝家,他们是我的恩人。他爹说以后让我陪他上学。以后我要先送家宝上了学再来咱儿童团。铁蛋,我不在的时候,你替我好好教着歌谣吧!”
铁蛋点点头:“好吧好吧,前面就是学校了,你先送家宝上学吧!反正俺娘说兵荒马乱的不让上了!”
 
十一
 
两个孩子走进学校,来到教室。他们看见刘老师站在一边木讷着。刘老师的身边站着一个带眼镜的年轻男人正哇啦哇啦地说着日语,这个男人就是松下。翻译官按着松下的意思,殷勤地招呼着每个孩子,安排位子。看见红喜,松下笑着比划着用日语问:“你的,吹糖纸哨的那个?”
红喜揣摩着意思响亮地说:“是的,是的。我也认识你,你给过我糖。”
翻译解释着松下的话说:“好了,同学们坐好了,咱们开始发新课本。”
每位同学拿到新课本,新奇地浏览起来。课本的第一课题目是《天亮了》,插图是白底红日,还有一只硕大的白公鸡。
第二课题目是《快快来看红太阳》。
兄弟姐妹快起来
快快来看红太阳
太阳红,太阳亮
太阳出来明晃晃
樱花哈哈笑
万花都无光
翻译解释着松下的意思,转身对刘老师说:“皇军有令,从现在起,按新课本授课!老课本的销毁!”说完他们站在了教室的后面监督刘老师授课的情况。
按新课本的编排,从现在起这节课该教唱《富士山上红太阳》。大体内容是“旭日升,耀光芒,东方有颗红太阳,富士山上好风光……”
可是刘教师却教成了《歌唱二小放牛郎》。
因为松下不懂汉语,听着这旋律,数起大拇指:“吆西吆西。”
在一旁的的翻译用手势给刘老师暗示危险,不要再教这首歌了,换内容!
刘老师对同学们说:“咱开始学习《弟子规》的内容,不要拿课本了。
“物虽小,勿私藏
苟私藏,亲心伤
身有伤,贻亲忧
德有伤,贻亲羞
善相劝,德皆建
过不规,道两亏
将加人,先问己
己不欲,即速已
凡是人,皆须爱
天同覆,地同载……”
松下一句都没听懂,他叫翻译给他听。他听完了翻译之后,对着教室的屋顶久久发呆!然后说:“做人之道,没有国界。此文化是世界文化的基石。”
翻译讨好地说:“这是上皇军教课书前的一点小插曲。”
 
十二
 
松下走后,刘老师把孩子们的旧教材以及她写的一摞抗日歌谣立刻整理好,带着红喜和家宝急忙往村里的慈云寺奔去,把这些东西放在了大佛的肚子里!
 
十三
 
放了学,回到家,两个孩子把新发的课本拿给杨财主看。杨财主接过书本气得手在颤抖,然后大发雷霆!怒喝:“这是毒药,这是奴化我后代的毒药啊!”
红喜忙说:“放心吧,杨老爷,刘老师没按新教材教,刘老师领着我俩把以前的教材都放在了大佛的肚子里了。”
 
十四
 
松下回去之后,他把在学校的见闻一一汇报给了山本。山本说:“吆西吆西!明天我亲自去看!”
第二天,山本带着两个日军,来到学校。刘老师一看纯是日本人,上课时,她就更大胆地教起了抗日民谣,大声地教颂《梨花开得正好看》那首歌谣。谁知山本懂汉语的山本二话没说,命令两个日本兵抓捕了刘老师。
 
十五
 
刘老师被推进日本刑讯室。山本亲自坐镇,假惺惺地劝供:“你是不是女八路?是不是共产党?编写抗日教材、抗日歌谣的还有谁?只要你说出来,就把你放了!”
刘老师怒视着他,坚定地说:“不知道!”
他们沉默了好大一会儿,见问不出什么。先是皮鞭抽打,然后是老虎凳。见刘教师受不了的时候,就把她放下来。
女教师舔了一下嘴角上的血,吐向山本,怒视着说:“我们中国的小孩子都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天同覆,地同载,可你们,以自我为中心,独霸专行,侵我山河,犯我中华,还想用文化奴化我中国后代,屠我中华文化信仰。我是中国教师,有我在,休想抹掉中国文化!”
气急败坏的山本听了恼羞成怒,恶狠狠地说:“看你的嘴硬,还是我的刑具硬,给我凌迟!”这时候翻译走进来,在山本面前耳语了几句。山本冲着行刑的鬼子一摆手走了出去。
 
十六
 
回到家,两个孩子哭着对杨财主说:“刘老师教抗日歌谣来,被鬼子抓走了!”
喜他娘正担水回来路过此地,这些话都被她听见了。她马上放下水桶,走进杨财主屋,解释着说:“这个女教师思想很先进,我在识字班时,她经常给我们妇女上识字课。她还编写了快速识字教材,有了那教材我们识字可快呢!她还写了很多抗日歌谣,教给我们背诵。我们军民都喜欢读他的歌谣,都说读了她的歌谣浑身有劲。”
杨财主愣了愣神再没有说话,只是摆了一下手说:“知道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
随后他起身拿了一些银两,独自走了出去。走到门口回头再三嘱咐家人:“明天不许再让孩子们上学了。”
喜他娘把这些看在眼里,她机智快速地找了根绳子缠到腰里,和红喜也悄悄的跟了出来!
 
十七
 
杨财主走到日本警备司令部门口,只见两个日军拖着一位女教师走来,后边是几个皇协军。刘二柱敲着锣喊着口号:“乡亲们都看着,这就是通八路的下场。都来看看啦!”
杨财主走近了仔细一看是刘教师。披头散发的女教师整张脸都被打的皮开肉绽,生命奄奄一息!杨财主紧走几步对敲锣的刘二柱说:“咱乡里乡亲的,这女教师年轻不懂事,我出钱把它保出来,行吗!”说着就掏腰包拿钱。
刘二柱躲闪着说:“这是通共,八路,死罪死罪的。太君有令,马上活埋,谁挡着,一起埋。”然后给杨财主使了个颜色快速地说:“小河边树林里枯井。”
杨财主听到这里,后退了几步,对一旁的喜他娘说:“小河边树林里枯井。”
喜他娘和红喜来到村东小河边树林里的一口枯井边的沟豪里等着。刘二柱知道,日军按惯例凡是本村被活埋的都被扔到这个深深的枯井里,一扔了之!因为他们知道被打的人都遍体鳞伤,体质虚弱,根本是爬不出枯井的,跟活埋一样,这样还省了他们挖坑。
日军把女教师扔进古井,远走的无影无踪时,喜他娘领着红喜一个箭步冲出沟豪,喜他娘迅速从腰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把红喜牢牢地拴住,而后深情安慰着红喜说;“孩子别怕,我把你放进井里,你解掉绳子先把女教师拴住,咱先救她,然后再把你拉上来。”
喜他娘向井里小声喊话:“拴住了吗!”
小红喜哆嗦着说“拴,拴住了。”
喜他娘说:“孩子,你向上用力托着点!”
红喜哭着说:“娘,我害怕!我在死人堆里。他们的头手都贴着我,黏糊糊的,尸体都腐烂了,气味也刺鼻,我喘不上气来!”
“孩子,坚持一下!”
女教师被救上来,喜他娘立刻拖到隐蔽处,然后马上再救红喜。红喜被救出后,喜他娘也没顾得给红喜擦擦身上沾的死人的烂肉,就让红喜爬树弄树枝,把女教师用树枝包裹起来,用绳子捆好,正想往身上背,小红喜警觉地说;“娘,我看见一个人影,看了我们一眼就跑了!”
喜他娘说;“顾不得了,孩子!救老师要紧。”说完背着女教师就往杨财主家跑。
 
十八
 
到了杨财主家,喜他娘背着女教师直奔杨财主的书房。喜他娘来到门口急切地说;“杨大哥,杨大哥,我把女教师背家来了,她还有口气!”
杨财主站起来,惊讶地说:“什么?还活着?”
“是的,还有气儿!”
“在哪儿?”
“我背上,树枝裹着呢!”说完累得瘫软在地下。
杨财主二话没说,接过喜他娘背上的树枝团,背在自己身上,然后拉了一下喜他娘强有力地说:“喜他娘,打起精神来,快,跟我进地窖。红喜,你去外面把风去!”
杨财主快速地往前走,喜他娘踉跄地在后面跟!
这一幕正好让财主婆看到,她顿时火冒三丈,骂骂咧咧地朝地窖奔去。财主婆追到地窖口赶上他们,扑上去,一把抓住杨财主大声骂道:“你这个老糊涂的东西,不要老命了,听说这女教师又是八路,又是共党!我们窝藏了她,是要杀头的,我的老天爷啊!”
杨财主伸出手一把捂住了财主婆的嘴低着声音狠狠地说:“小声点,叫村里的汉奸听到,咱全家一个都活不成!”
财主婆转身对喜他娘跺着脚咬着牙指划着说:“你怎么好意思把她背我们家来呢?你和你儿子就够麻烦我们了!”
喜他娘心平气和地说:“我也知道这样做对你们不好,可咱不能见死不救吧,你再仔细想想她又是为了谁呢?她舍弃她年轻美丽的生命不顾,不就是为了我们有好的生活吗!”
杨财主对喜他娘说:“别多说了,赶快进地窖!”
然后又转身冲着老婆说,“你别愣着了,去抱床被子去,再拿壶热水,拿个杯子!”
地窖里,红喜娘接过东西的时候,财主婆清清楚楚的看见红喜娘的手心被绳子勒得血肉模糊一片!她怜悯心疼的扭了扭头!
杨财主对喜他娘说,“要像往常一样,担水,拾柴!不要让任何人看出两样。”然后杨财主吩咐老婆:“一天三顿饭,好好的伺候女老师!”
 
十九
 
一天日落西山的时候,喜他娘到树林去拾柴,突然看见了鬼子的搜铺队由一个汉奸领着走来。汉奸看见喜他娘眼睛一亮说:“就是她,红喜他娘,妇救会的。”
日军一摆手:“走一趟吧!”
 
二十
 
山本狡猾地对喜他娘说:“我知道,你是妇救会的。我也知道那个女教师也是你救的!现在不说不要紧,回家想想再说也不迟!你走吧,我们尊重你!”
 
二十一
 
喜他娘回到了杨财主家,告诉了事情的经过。
杨财主说:“喜他娘啊,敌人知道了你的情况,不是我赶你,你再留在这里,很危险,不但你危险,也殃及到刘教师和你儿子红喜。你现在马上找党组织,或八路军去!你儿子我替你看着!女教师也不用你担心,你放心走吧!趁着还能看清路,赶快走!喔,等一等,我家长工老王被抓走的时候我告诉他把鬼子炮楼情况画在纸上,方便的时候让人放在咱村东头大槐树洞里里用砖压一下,你路过那里顺便看看,有情报带给组织!”
 
二十二
 
傍晚,喜他娘,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村外的田野上。
谁知放了喜他娘,日军是为了更好的跟踪她,以便找到更大的组织。喜他娘找到党组织的时候,此时的同志们正在开会,没等喜他娘进来坐稳,在外把风的人慌忙跑进来说:“情况紧急,鬼子来了,赶快出村。”
喜他娘立刻警觉地对党组织负责人说:“是我连累了大家,我被跟踪了。快,拿好,这是我从大槐树洞里拿来的炮楼据点情报。”
说时迟那时快,敌人迅速包围了院子。喜他娘说:“你们快撤,我来拖住敌人!”
党组织负责人紧急命令同志们快速收好文件,破窗而走。
党组织人员刚跳下窗子撤走,院门就已被撞开了,一伙日军持抢闯入院内,径直闯向屋里。一阵乱翻,炕上地下砸得七零八落,喜他娘看见地下还有一份没来得及销毁的电文!她趁敌人不注意,迅速将电文捡起吞入口中。敌人向前抢夺时,喜他娘早已把电文咽入腹中。敌人气急败坏,朝喜他娘脸上猛击一拳。喜他娘两颗门牙被打掉,鲜血顺着嘴角往下流。
 
二十三
 
来到刑讯室,日军见喜他娘一言不发,就用皮鞭猛烈地抽打她。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也染红了敌人的皮鞭。喜他娘一次次昏过去,又被凉水浇醒过来。
敌人折腾了好一阵,见毫无结果,就想起了用不人道的刑法,把喜他娘用绳子捆起来,吊到梁上,喜他娘被悬在半空奄奄一息。
山本来到刑讯室,他要亲自审问,这次撕去了伪善,恶狠狠地把桌子一拍说:“给我用泡了盐水的皮鞭打。”
血与水混在一起,在地上流着。山本变本加厉说:“再灌辣椒水!”
一个日军撬开喜他娘的嘴,一碗辣椒水一气灌了下去。
喜他娘甩了甩头,使劲咬着牙沉默着。
沉默了一会后,山本见喜他娘没有招供的意思,他再出毒招:“扒光她的衣服用洛铁烧她的胸!”
烧红的火铲在喜他娘的乳房部位上下来回烙烫。喜他娘昏了过去,浇了好几次凉水都没把喜他娘浇醒。
喜他娘牺牲了。
山本见喜他娘死了,招来刘二柱和那个汉奸说:“一定要找到女教师的下落,找不到的死了死了的!”
汉奸低头哈腰地说:“女匪还有一个儿子叫孙红喜,是儿童团的。松下队长去过红喜住的村子,他的知道!”
刘二柱:“你的传松下过来!”
山本对松下训话:“你的带着翻译,明天和刘二柱一起去杨柳村找一个叫孙红喜的小孩!”
 
二十四
 
六月天的中午像是下了火,热得很。松下带着翻译和刘二柱来到小河边,禁不住清清小河水的诱惑,观看了一下周围没人,三个人脱掉衣服就下了河。
谁知儿童团的小伙子们在树林里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红喜对铁蛋说:“你去河边抱他们的衣服,我们几个整理一下陷人坑,把那两个鬼子都引到陷人坑里,咱陷人坑里有木锥子,扎死他们!”
铁蛋来到河岸看了看鬼子,一个戴着眼镜,是给糖的鬼子,一个是本村的,还一个是鬼子的翻译,不管三七二十一他抱着衣服就往树林里跑。
三个人撕声裂肺地喊。
铁蛋来到树林给红喜说明了这情况。红喜犹豫了一下说:“不好,咱得给人家把衣服送回去。我觉得给糖的那个是好鬼子,人家给过咱糖。铁蛋快送回去吧!”
翻译对松下说:“我的去追衣服,否则,我们无法上岸!”
松下急忙说:“你的快快的!”
翻译官穿着裤头往树林里跑去!
铁蛋抱着衣服往河岸跑,把衣服放在岸边正想走,只听刘二柱喊了声:“铁蛋!”
铁蛋回头一看,只见刘二柱正拼命地用手势暗示:“藏起来,有人抓。”
铁蛋使劲地点了点头,跑回树林。
翻译跑进树林,急忙对红喜说:“赶快藏起来,有人抓你!树林子被发现了不要藏在这儿。”说完立刻跑回小河岸边。
一边跑一边喊:“树林里,有八路的。赶快穿衣服,快走!”
这时,红喜突然发现地下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三个人,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小男孩,戴眼镜的这个男人就是给他两块糖的松下!
红喜让铁蛋把这个照片送回去。铁蛋拿着照片到河边一看,三个人已走得无影无踪了!
 
二十五
 
太阳渐渐西去了,红喜劝伙伴们都回家,自己在小石桥上等着那个丢照片的鬼子!
月亮升起来了,红喜揣着照片坐在小石桥上静静地等待失主!只见来了一人在小河边的附近,弓着腰默默地在寻觅什么。他定神一看,原来是照片上的那个给糖的鬼子。他站起来向河里扔了一块石子告诉鬼子桥上有人,然后又拿出照片在空中挥舞着!
松下小心翼翼地走过来,见这小孩子原来是那个给两块糖的吹口哨吹得好的小红喜。
松下树起大拇指惊喜地说:“你的,大大的好,拾了我的照片,还久久地等待还我!”
红喜听不懂松下的话,只是微笑了一下。
说着,松下从怀里也拿出一张照片说:“看,你的照片,你的收藏,我的带着有危险!”
 
二十六
 
这一天,天气阴沉得很,几个日伪军鸣锣开道,并高声吆喝着:“谁窝藏了女共党女教师——刘玉珍,谁窝藏了小土匪孙红喜赶快交出来,否则就是这个下场!乡亲们都互相监督,知情不报者与此同罪。”
山本命令松下骑着马用刺刀挑着喜他娘的人头,在后面跟着。财主婆在大街上目睹了这一切,吓得尿着裤子跑回了家。
 
二十七
 
财主婆哆嗦在杨财主跟前声音颤抖着说:“掌柜的,不好了,红喜娘的头被砍了,挑在刺刀上游街呢!”说完吓得摊在地上。
杨财主听了一愣,然后进一步求证说:“看清了?”
财主婆说:“看得清清楚楚的!假不了!”
在一边的红喜反应得快哭着说:“什么,我娘被砍头了?我要给鬼子拼命去!”
杨财主一把拉住红喜说:“别急孩子,这个时候去拼命是有危险的!”
杨财主觉得事情紧急,再次问财主婆:“你还听见什么,看见什么了?”
财主婆说:“谁窝藏了女教师,谁窝藏了孙红喜就砍谁的头!老头子啊,赶快把他们弄走吧,这可真的到了要命的时候啦!”
杨财主镇静地说:“别慌,别怕,没什么大不了的,天塌不下来!红喜,家宝,老婆子都跟我来,你们都躲到地窖里去,好好呆着,别出声,我给你们堵好门!”
 
二十八
 
杨财主刚走出院门,就碰见刘二柱领着几个日军走过来说:“皇军说了,你是孙家庄大大的良民,你只要告诉孙红喜的下落,你全家大大的平安!”
杨财主镇定地说:“我的孩子从来不和别的孩子玩,每天都呆在家里,不外出!”
刘二柱说:“都说孙红喜就在孙家庄!还来过你们家”。杨财主赶忙摆手说:“没有的事!没有的事!”
松下说:“你的,给我们带路,我们要挨家挨户搜查孙家庄。
 
二十九
 
他们先是挨家挨户搜查、掠物,搜着一些鸡、鸭禽类就让日伪军用刺刀挑着。日军见着好看点的妇女就起淫心,有不从的就先杀后奸。
看到这阵势,手无寸铁的村民跑的跑逃的逃。有地道的钻地道,有地窖的钻地窖,跑不动的就钻进自家院里的高粱秸跺、谷草垛里藏身。没有及时躲藏好的就被抓起来,纠集在一起赶到村外的大场院里。
 
三十
 
场院的中心大柱子顶上,也就是过年拴天灯的柱子上拴着红喜娘的头,吓得村民们不敢睁眼看!
几个日军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审视着村民。山本命令一个二鬼子从人群中把村长拉出来,山本走到村长前,抽出军刀,在他头上磨擦了一下,“哇啦哇啦”地狂叫了一阵,意思是命令村长发动群众举报孙红喜的下落,吓得老百姓目瞪口呆。
沉默片刻,见村长不说话,山本命令一个日军,疯狂地刺向村长的胸部、腹部,肠子鲜血流了一地,村长倒在血泊中。
山本又命令几个日伪军从人群里拉出几个瘦弱单薄的人,先把他们用枪托子打到在地,然后摞在一起,山本慢腾腾地走过来,又抽出佩戴的军刀,用手平抚了一下,举向空中用力往下猛捅,几个人像串糖葫芦那样被钉在那里……
然后,山本命令刘二柱和告密的汉奸向人群里吆喝:“知情不报着,与此同罪!”
此时的场院里,死一般的寂静。山本见仍无人检举,气急败坏地朝机枪手使了一下手势,机枪便“突突突”地响了一阵,一些无辜的村民倒在血泊中。然后山本一挥手,几个日伪军把杨财主压向了场院中心。
山本恶狠狠地说:“如果再知情不报就把这老头子大卸十八块,再开膛破肚摘心,”。
红喜听到机枪扫射声,他奋不顾身爬出地窖,藏在附近破房茬子里偷偷地观望。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娘的头被拴在了柱子顶上,此时他咬得牙吱吱响,攥得拳挺挺硬。他看见躺在地上的那些无辜的尸体,那些殷红的鲜血,还有镇定自如的杨财主,他泣不成声!。
 
三十一
 
孙红喜看着一个日军走近杨财主,一把抓住他的前胸。红喜认为杨财要出事了,再也不顾自己的生命了,他大喝一声挺身而出:“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儿童团长孙红喜。放了杨财主,不管他的事,我没在他家住!”
山本气势汹汹地说:“先给我绑了,栓到大柱子上,让他妈的头在柱子顶上看着他。你的终于来了,你小小年纪,良心大大的坏了!你的知道,女教师的藏在哪里?不说就宰了你!”孙红喜则怒目而视,不予理睬。敌人将刺刀顶到他的心口逼问,他挺胸昂首,一声不吭。
松下凝视着柱子上喜他娘的人头和绑在柱子上红喜,惊呆了,原来是那个吹糖纸哨小孩和他的母亲啊!
山本下令:“去搬铡刀!中国人都怕这东西!”
红喜对山本说:“我干的一些事与乡亲们无关,把乡亲们都放了!”
山本说:“皇军不计前嫌,只要你说出女教师在哪里,所有的人都放了。”
红喜斩钉截铁地说:“不知道!”
山本恼羞成怒地说:“叫他硬,割掉他的耳朵。先叫他尝尝滋味!”鲜血顺着红喜的脸颊流淌,染红了他那美丽的红花褂。
杨财主说:“孩子别怕,我们就要胜利了。”
红喜咬紧牙关,怒目山本。山本大声喊道:“把他摁到铡刀里!”两个日军把孙红喜摁在了铡刀里。
孙红喜躺在铡刀里冲着柱子顶上的母亲的人头大声喊道:“娘啊,我是你的好孩子!乡亲们,我没有给共产党丢脸,没有给八路军丢脸!我没给儿童团丢脸!”
山本命令松下说:“松下,你来行刑!”
松下走近红喜,蹲下来,说了声:“你是好孩子。看,这是你给我叠的糖纸哨,说着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红喜微笑着说:“你不是鬼子,你是好叔叔!”说着从衣兜里掏出照片递给松下说:“叔叔,你给我照的照片真好看,以后我看不见了,送给你做纪念吧!”
山本怒吼着:“松下,马上行刑!”
红喜望着松下,央求着说:“叔叔,柱子顶上的人头是我娘!我求你,把我娘的人头解下来,让我抱着!”
松下哇啦哇啦给山本说了一顿,把人头解下来,捧给了红喜。
松下掉着泪,悲哀地说:“孩子,你的照片我以后也看不见了!”说完剖腹自尽!
山本惊呆了,像疯了一样走过去亲手对红喜动了刑!被溅了一身血的山本,恼羞成怒,抽出军刀哇啦哇啦地咆哮着!
在一边的二鬼子、汉奸被这些震惊得目瞪口呆,怒火燃烧。
刘二柱早已把这一幕幕看在眼里,恨在心里,他以气吞山河之势,一把拽住山本,用枪顶住他的头向其他的鬼子大声怒吼:“把枪都给我放下,否则我就打死山本! 乡亲们赶快撤离!”
等乡亲们撤完了,刘二柱又大声疾呼:“有良心的中国人,别当皇协军了,拿起枪对准日本鬼子,保护我们的家园!”
突然,一个鬼子一枪打在了刘二柱的胸膛上!没等山本反应过来,翻译官一枪把山本毙命。
然后翻译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腰里拽出事先准备好的烈性手雷,扔向鬼子群!
所有的二鬼子随即对残余的日本鬼子开起了枪!
这时孙大顺带着八路军来了,将剩余的鬼子消灭殆尽。
孙大顺望着乌烟瘴气的村庄,闻着刺鼻的烧焦味,眼含着热泪来到喜他娘、红喜、村长还有松下的尸体前悲痛欲绝。
杨财主说:“快,救女教师!快,去慈云寺大佛的肚子里拿东西!”
八路军排长吩咐道:“一班跟着杨财主救女教师,然后去慈云寺拿东西,女教师在那里藏有珍贵的教材和歌谣!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文化财富。
“二班有孙大顺领着直捣鬼子炮楼,这是炮楼规划图拿好。三班,跟我直冲县衙门活捉王四金牙,他们的末日到了!”
 

 
作者简介
 
丰玮:(笔名丰玮,曾用名庄琴,原名庄桂芹)夏津人,大专文学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协会员。

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在《北京文学》、《山东文学》《中国老年报》、《山东青年报》等,至今已数百篇。
 
2001.8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诗集《雨中没有伞》,并获山东文学社繁星奖
2002.8由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文集《当秋天经过时》获作家报一等奖
2003.1月加入了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2004.3月帮文体局工作,编写了文化志
2005.12月由中国华文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又是一年》
2006.11帮助党史办公室整理文化遗产及抗战调研材料
2006.11.1《亲娘.坟地与诗》获首届真情人生全国纪实散文征文获奖作品选三等奖
2006.12加入山东作家协会
2007年12月调入文化局,从事编创工作
2008.8月被入选影响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杰出作家
2009年第一期在《山东文学》发表的散文“娘花”引起文学界好评。
2009.8月散文《爹娘十二月》获首届中华之魂优秀文学作品征文二等奖
2006至2009为夏津县文艺晚会及创作了大量的配乐诗
2010.11团结出版社出版诗文集《人间恩暖》
2016年5月    诗歌《忘不了的红色记忆》发表在《鲁北文学》
2016年9月    诗歌《祖国万岁》获第八届“祖国好”华语文学艺术大赛银奖
2016年12月  剧本《幸福房子》获德州电影家协会三等奖
2017.4散文《楼林》发表在山东青年
2017.4长诗《家乡的树》获作家网,诗歌高地优秀奖
2017,5.18短小说《祭日》作家网网络。近半年阅读量近百万
2017.6,18剧本《幸福房子》被德州星感和临邑电影公社联合拍成微电影
2017,10   中乡美网络发小说《看电影》
2017,11   中乡美网络发民间文学《金灯寺》,后又发在《中国乡村》
2017.11   中乡美网络发民间文学《夕阳夕阳》
2017,11诗歌《家乡的树》获得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山东作家协会主办的喜迎十九大主题文学征文优秀奖,
2017,11   被聘为《中国乡村》杂志,美文大赛评委
2017,12   文学高地发表中篇小说《心谣》
2017.12   诗歌《清明节》被2018年“先锋诗人”诗歌台历收入
 
2018.4    电影剧本《大学的最后一个春天》国家总局正式备案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